教练只会卖课推销?中国健身产业良性发展,私教亟待职业化

峰会现场,教练分享经验。

“腰间的肥油咔咔掉,人鱼线马甲线我想要。”

当刘畊宏用一套本草纲目健身操席卷互联网,一天涨粉1000万,两月涨粉7000万,人们再次看到健身行业广阔的前景。

但与此同时,疫情之下的健身行业仍有诸多不确定因素——一边是潜在健身人群旺盛的需求,一边是健身房的经营问题,两种力量的裹挟下,许多健身教练都处在着职业生涯的迷茫期。

那么,健身产业未来的发力点在哪?健身教练又将有哪些个人发展呢?

青春饭?铁饭碗?

9月1日,成立七年的健身产业互联网平台乐刻运动在南京举办“青春饭?铁饭碗!”2022健身教练新十年峰会,并启动“乐刻教练成长基金”,试图帮助健身教练持续发展和成长。

当“健身教练送外卖”的新闻屡屡出现在公众视野,健身教练似乎也被贴上了“青春饭”的标签。

相比其他行业,年轻、流动性大成为了健身教练最显著的特点。

根据GymSquare《2022中国健身行业报告》显示,相比于2020年33.7%的离职率,2021年有40.4%的教练更换了工作单位。


与此同时,2022年“00后”健身教练占比从去年5.7%的占比迅速攀升至14.3%,30岁以上的教练则仅占20.6%。

无论从行业流动速度还是从教练年龄分布,中国健身教练的主体始终都是年轻人。

一方面,健身教练的准入门槛不算太高,网络上大量培训学校打着零基础培训的旗号,称只需要参加1-3个月的培训就能成为高薪健身教练。

另一方面,健身行业良莠不齐的环境也让公众对健身教练缺乏认同感,增加了从业者的流动性。

但在2022健身教练新十年峰会上,乐刻运动商家事业部总经理梁皓给出一组数据:乐刻平台教练平均年龄30.2岁,25-29岁占比最高,达到40.5%;35岁以上的教练超过2000位,占比19%,“过去教练吃青春饭的状态正在被打破。”

乐刻运动联合创始人、联席CEO夏东表示,教练一直是健身行业的痛点,
“如果你碰到一个好教练,或许能跟着练两三年,但如果碰到一个不好的教练,可能三节课之后就不想练了。”

而刘畊宏的爆火却印证了人们对优质健身教练的需求。对于这一现象,夏东认为:“大家有说这是一次现象级的事件,也有说这是一个很成功的营销策划,但是我们的解读是,这本质上是人们对于健身和健康的需求日益的关注。”

如果说“青春饭”是健身行业当下不可避免的现状,那么将时间维度拉长,健身教练正朝着夏东口中的“铁饭碗”不断前行。

乐刻运动商家事业部总经理梁皓。

“我们想提高行业的平均分”

在夏东的规划当中,未来的五年甚至十年,行业最需要攻克的难题是推进教练职业化。

不知从何时起,“游泳健身了解一下”成为了健身教练身上的标签,也让行业颇为尴尬。投诉事件频繁、服务口碑暴跌、社会信任度下滑……这些都曾困扰着健身行业整体公信力的发展。


这样的行业现状,一部分原因是迫于竞争压力,但另一部分原因也在于教练们的自身水平与素质,因此提高从业者水平颇为重要。

为此,乐刻在2020年第一次提出“健身教练新十年”计划,为健身教练们设计了六条职业发展路线,其中包括高收入、培训师、课程研发、门店合伙人、管理运营和健身网红,从而搭建教练职业发展的良性生态,帮助教练拥有更高的收入和更优质的职业发展。

两年后的今天,“乐刻教练成长基金”启动,基金将围绕教练培训、教练文化、教练关怀等维度,聚焦教练的发展与诉求。


“作为一个平台,我们考虑的更多的事情是希望提高整个行业的平均分。过去行业的平均分是60分或70分,但推动健身教练职业化,或许能把教练平均分推高到75、80分。”夏东对澎湃新闻记者解释道。

乐刻或许只是健身行业不断成长的一个缩影——根据《2022中国健身行业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健身教练中,大学本科学历占比为31.3%,而到2021年,这一数据提升至41.1%。

在夏东看来,行业的整体发展仍需更多时间的沉淀:“链家从2001年开始发展,直到2019年才宣布房产经纪人中,本科毕业生比例超过50%。”

“原本房产经纪人的平均职业生命周期是12个月,但链家能达到30个月。”

当越来越多高素质健身教练出现,健身行业或许也能摆脱曾经贴在身上的尴尬标签。

乐刻运动联合创始人、联席CEO夏东。

“十个刘畊宏也冲击不到我们”

目前,健身行业也发生着改变,线上健身成为了越来越多人的选择。

根据《618消费趋势洞察报告》显示,2022年各类轻量健身产品上涨明显:京东家庭健身器材整体预售订单额同比增长100%,家庭单双杠预售订单额同比增长405%,杠铃成交额同比增长140%,智能健身镜成交额同比增长300%。

面对“线上健身业态是否会冲击到店健身业态”的问题,梁皓认为二者并不冲突。


“这是一种互补关系,刘畊宏之所以这么火,因为他可以提供足够的氛围,也不需要用户去做消费决策。但有些用户在线上练完,他们或许还想尝试进阶锻炼,比如撸撸铁等,那么他们就会尝试线下健身。”

事实上,如今整个健身行业都在尝试线上健身的推广。以乐刻为例,近两年时间,包括蛋清、一琪、Kevin等近百位教练,都在各大直播平台获得了流量转化、广告收入。

而根据《抖音运动健身报告》显示:2021年健身类主播涨粉同比增加208%,直播收入同比增加141%。抖音运动健身视频数量同比增长134%,创作者数量同比增长39%。

面对健身教练主播头部化的现象,夏东的回答颇为坦然:“教练主播头部化后是否会离开平台?我觉得一定有这个可能,但并不是坏事。”


“任何一个头部主播的出现都是万分之一的现象,是极少数的。如果他们发展起来,我们应该恭喜他们,而不是看他们是否留在平台。”

“一个刘畊宏不会冲击到我们,十个刘畊宏也不会冲击到我们。”在夏东看来,刘畊宏并非竞争对手,而是行业助力。

“健身的关注度越高,渗透率越高,对健身行业发展也越好。”

“现在中国的健身市场处在早期的百花齐放阶段,推动更多的人养成健身习惯,这是我们最大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