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离我们有多远?青年创业者抢跑入局贯通全产业链

  元宇宙离我们有多远

  青年创业者抢跑入局 协力贯通全产业链

  一场关于“元宇宙”的会议前不久在合肥新站高新区管委会会议室召开。

  尽管这是一场不太“正式”的会议,甚至没有引起当地媒体的关注,但分散在各个领域的青年创业者第一次以“元宇宙”的名义实现了集结。会后,他们迫不及待地建了“元宇宙交流”微信群,相约今后常态化联系。

  研讨会的主题是“元宇宙-虚拟现实项目”,会上10余位来自政府、高校、行业的年轻人展开了一场穿越虚拟与现实的大讨论。不少与会者认为,这是合肥首次举行的多方参与的元宇宙主题会议。元宇宙产业发展现状、未来趋势、硬件软件“卡脖子”痛点、人才引进等话题,首次被集中摆上桌面讨论。

  2021年被称作元宇宙(Metaverse)元年,这一源自科幻小说的概念正在掀起一场全球波澜,它不仅触发了创业者的思维转型、企业战略调整,甚至影响到各级政府的产业规划。过去一年,马克・扎克伯格将Facebook公司更名为“Meta”,投身元宇宙开发,国内外的互联网科技巨头企业纷纷抢滩元宇宙,占得先机。

  何谓元宇宙?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新媒体研究中心沈阳教授团队发布的《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2.0版》解释道――它是整合了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多种新技术的组合和升级,产生的虚实相融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

  有业内人士预测,元宇宙是下一个“生态级”科技主线,人类将能抵达更广阔的空间。

  今年年初,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小企业局提出,注重培育一批进军元宇宙、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新兴领域的创新型中小企业。目前,武汉、合肥、上海市徐汇区均已将“元宇宙”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快布局相关产业和示范区。

  从“靠创新起家”到“靠创新当家”,近年来,合肥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布局在全国“出圈”,“芯屏汽合、集终生智”成为其现象级的产业新地标。如今,元宇宙大幕悄然拉开,如何让元宇宙这个“高大上”的科幻概念接上地气,进而推动产业落地、打造核心技术、吸引关键人才?能否为合肥势头正猛的科创产业发展再添一把青春之火?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展开了深度调研。

  虚拟人屏幕里的另一个“我”

  《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2.0版》指出,虚拟人是元宇宙中的重要元素,元宇宙社会中,自然人、虚拟人、机器人三者共融共生,虚拟人拓展了自然人在虚拟空间的能力。

  在安徽清博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接待参观者的任务由大屏幕上身着职业装的虚拟“小姐姐”来承担。她叫“小月”,既是公司讲解员,也是形象代言人。用户上传任意PPT,“小月”都能帮助讲解。在企业形象宣传、新闻发布、虚拟主播、虚拟办公、品牌营销等场景,“小月”可以以不同的形象出场,实现不同的功能需求。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借助穿戴设备,体验了公司今年5月刚发布的一款支持捕捉驱动的“虚拟人”。人们通过视觉传达和动作表达,能控制虚拟人的表情和动作,虚拟人在屏幕里实时“一丝不苟”地模仿复制出另一个“我”。记者注意到,每个虚拟人的面部表情、肖像细节,甚至每一根头发丝都十分逼真,像“高仿”的真人。

  清博安徽总经理朱旭琪介绍,无需人类表演的AI驱动、穿戴设备惯性驱动、纯摄像头视觉驱动,组成了当下元宇宙虚拟人驱动的主流模式。随着驱动技术不断发展普及,人们穿戴设备表演相应动作,设备能将采集的数据传给虚拟人,让其模仿人类进行教学演绎。虚拟人可以学会太极拳、舞蹈、脱口秀、非遗技艺等,助力文化传承与保护,不同驱动模式满足了不同的虚拟人市场场景需求。公司技术人员能通过人脸3D建模定义和修改虚拟人的长相、表情和动作,不断修改细节,满足不同客户对于虚拟形象的个性化需求。

  这家深耕AI和大数据技术的企业,去年10月起开辟元宇宙智能化服务新赛道。企业独创的虚拟人生产力服务平台“元娲”,为虚拟人软件运行提供支持,赋予虚拟人海量数据学习能力的大脑。

  目前,虚拟人产业的发展已经进入快车道。朱旭琪打比方道“元宇宙就是升级版的互联网,虚拟人就好比‘升级进化’后的网页。网页承载了互联网生活中的信息展示、搜索交互、服务体验等重要功能,有各类设计风格和技术呈现方式,属于互联网基建部分;虚拟人则类似地集成了元宇宙中情绪动作交流、信息交互、对话理解等高端服务界面,有各类外形长相和不同驱动模式,属于元宇宙基建部分。”

  他分析,虚拟人创业路径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灵魂到肉身”,先研发内容语义理解、对话机制等关键技术,再尝试搭建虚拟人肉身载体;另一类是从“肉身到灵魂”,以做游戏设计、人物造型起家的例如游戏影视动画等公司为主,主方向在于打造完美具象的“虚拟偶像”。

  “除了皮囊,‘有趣的灵魂’――核心AI类技术也很重要。虚拟人形象可以随时一键切换,产品性价比高,这是我们的创业目标,还要实现SaaS(开箱即可用),就要像注册网络邮箱一样简单。”在这位创业14年的老兵的蓝图里,未来任何媒介的屏幕中,都将出现虚拟人“小助理”。交互也不是“输入命令――输出动作”的机械过程,而是像人与人一样自然地交流。

  坐落于合肥的智能语音和人工智能头部企业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如今也是清博大数据的虚拟人业务合作伙伴。在讯飞虚拟人家族中,融合语音识别、语义理解、语音合成、虚拟形象驱动等技术的AI虚拟主播、AI虚拟数字人已相继问世,3D虚拟人“冰冰”更是在北京冬奥会解说“出圈”。基于此,双方围绕语音模拟等技术展开深度合作,提升产品核心竞争力。

  数字藏品即将成为又一个增长点

  虚拟人是元宇宙数字经济的行为主体,能延伸出使用价值,进行社会生活所必须的社交、交易等活动,交易的对象物品可以是数字资产,大到房子、小到衣服,都可以铸造成数字藏品,元宇宙因此形成经济闭环。

  今年3月,清博和一家传统白酒企业联合发布数字藏品,虚拟酒瓶即成为藏品资质凭证,用户购买后,等同于持有商家会员卡,享受折扣等福利。藏品刚上线后瞬间被抢购一空,在业内引发热议。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2020-2021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显示,2020年,结合影视、电商、游戏、潮玩、 密室、剧本杀等IP转化市场已达5800多亿元。数字藏品即将成为出版产业又一个增长点。

  清博借力元宇宙研究室技术,于今年年初开始涉及数字藏品业务。公司90后创业者黄园园现在是“新合肥人”,她在朋友圈实时发布的合作案例中,越来越多的品牌公司都将数字藏品列入了营销计划。

  她解释,数字藏品是元宇宙中区块链和虚拟资产的象征,“这是一种营销方式的迁移,将商品从原来的媒体、电商平台迁移到‘链’上”。

  “我们一般和媒体、出版社等单位以及影视剧、体育赛事、书画展等活动合作发布藏品,同时发行年轻人热捧的文博类、时尚类文创藏品,这也是一种新兴的文化传播方式。”黄园园说,数字藏品具有唯一性、可溯源、不可篡改、可确权等特性,发行前要经历数字藏品规划、数字创作、发行对象确认等一系列过程。

  “一方面,企业希望借数字藏品创新内容营销方式、提升用户的参与度和忠诚度,同时吸引年轻受众。”黄园园透露,目前公司正计划与当地的企业合作,发行数字藏品,让更多年轻用户了解合肥的文化历史和城市发展。

  数字孪生打通现实与虚拟空间的入口

  元宇宙的技术链条延伸到各行各业,其中,“数字孪生”与企业管理和社会治理息息相关,涉及智慧城市、交通、能源等领域。国家“十四五”规划中明确提出,探索建设数字孪生城市。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近日在位于合肥市蜀山经开区的51WORLD公司(安徽团队)了解到,好几波用户都在线上预约刚出炉的51MEET企业级元宇宙应用。在虚拟的3D会议空间,线下会议所需的沙发、桌子、休息室、等待区、休闲区一应俱全,Logo、装饰、PPT内容可以随时替换。

  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用户通过选择个性化的“虚拟人”线上沉浸式参会、合影、培训和宣讲。因此,51WORLD和清博大数据也成为元宇宙产业链上下游的合作伙伴。

  51WORLD公司的主赛道――建立数字孪生平台及应用生态。“数字孪生是元宇宙的入口级技术,没有这项技术,虚拟空间和现实空间无法打通。”51WORLD皖闽大区总经理王雅提到,公司核心技术研发人员占65%以上,通过计算机图形学、物理模拟、工业仿真、人工智能及云计算等技术现实场景复刻建模,在虚拟空间映射出一个“双胞胎”,反映实体装备及各类数据,可以针对性地进行模拟仿真及预测。

  该公司的技术融合了仿真模拟系统、数字孪生技术等模块,王雅用自动驾驶仿真测试平台举例将自动驾驶算法导入仿真场景中进行测试,通过仿真场景成千上万的案例,能将自动驾驶算法“训练”得更高效、安全、聪明。

  她接着演示了公众熟悉的场景――地铁站,屏幕上实时显示各区域人流量、产生的票务等。在仿真算法演练时,通过设定、修改各扶梯、出入口的人流参数,查看车站运力结果。这便于测出在突发情况时,地铁站如何有序调度。

  数字孪生技术同时应用于楼宇和园区,用信息化和智能化手段提高治理效能。合肥天鹅湖中央商务区智慧城市操作系统就是典型的应用实例该区域12.67平方公里内所有楼宇资产、法人库、政务系统信息被加载到数字孪生系统平台,只要轻轻点击屏幕任何一个角落,用户就能看到相关地点、场景的完备信息。

  “这个项目实际上就是一座三维模拟城市,也是全面直观的招商平台和企业服务平台,帮政府实现精细化治理。”王雅说,传统招商场景下,大家一般对着文件图册看,有了数字孪生平台,政府能向企业直观描述地块潜力、营商环境、政策扶持等关键问题。她补充道,如果搭建一套通用的数字底座,能进一步集成城市的经济、卫生、教育、社区治理等数据,方便政府统一调取,“数字孪生的应用价值体现在,用数据支撑管理决策”。

  记者在一家科技企业园区的数字孪生平台中看到,设备、地区、资产、人流等要素和实时真实状态一一对应。企业资产丢失,或是设备故障,系统都能自动排查报警,甚至连空调损坏管道的维修状态都能实时呈现。进入一家化工厂的数字孪生系统,将鼠标拉近,能看到楼宇建筑外立面的颗粒度还原得非常真实,可以实时进行环境监测、人员岗位管理、大型设备管理、生产效益管理。

  “精细搭建具有高沉浸感和交互性的高质量三维空间场景,有利于高效实现人、车、地、事、物的综合管理。”王雅坚信,数字孪生企业不能为了“短期变现”而存在,须着眼于为社会创造应用价值,否则产品会沦为不接地气的“奢侈品”。

  VR技术在培训领域价值无限

  “数字孪生化”在石油输出、工厂流水线、汽车维修培训等领域的应用,其实就是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的应用,比如,在石油管道维修培训时,只看厚厚的操作手册将成为过去式,员工戴上VR眼镜,就能清晰看到管道内部结构,可以用手和工具“隔空”模拟操作,大大提高生产、检修的培训效率。

  VR技术成为数字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无缝“接口”,它不仅仅应用在工业领域,在航空航天、国防军事、智能制造、医疗手术领域也有非常广泛的应用。85后创业者杨业伟和团队找到了其在文化教育领域的应用价值。

  杨业伟之前在美国加州一家科学实验室研究VR在生物学模型上的应用。2016年是行业公认的VR元年,他正式回国发展,那一年,他见证了一群年轻人用VR来“复原”圆明园,深受震撼。

  2016年11月24日,他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工业大学一群年轻科研人员聚在一家小饭馆讨论VR的应用前景。后来,那一天被定为公司的“年会日”,创业之路由此出发。团队中不少人是教师和技术人员出身,他们瞄准方向――VR技术在一线教学的应用。

  2017年,团队在苏州市搭建起VR创新课堂,随后,他们将VR技术带入合肥中小学的steam(科学、技术、工程、艺术、数学融合的综合教育)课堂,生产内容激发孩子学习兴趣――在虚拟世界,孩子们游历“神奇大自然”,追寻恐龙足迹,在“海底”和鱼儿一起嬉戏,在群星环抱中感受宇宙的广袤无垠。

  2018年,团队在合肥落地安徽首个VR教学应用示范中心,从事VR教学师资培训和教材教案开发。2019年,成立安徽盘古未来科技有限公司,研发VR智能实验台,把虚拟实验和现实实验操作融合起来,把这项技术带入合肥师范附小、合肥南门小学、清华附中合肥学校的steam课堂。学生戴上设备就能编辑自己想要的场景,如自家小区、附近公园的实景,甚至模拟出动态的航天飞机发射过程,医学院的学生甚至可以在VR平台完成模拟解剖手术等操作。

  “前几年,组织科普教育、研学旅行,去一趟科技主题场馆,就算是‘科技研学’。”团队成员丁海俊之前从事研学教育,在他看来,VR带来的空间三维化效果,真正改变了知识单向输出的形式和学习的效果。国内VR头盔设备种类越来越多,价格逐渐亲民,逐渐被普通家庭所接受。不过,他切身感受到,国内VR软硬件系统的原创能力与国外同行相比尚有差距,很多内容的实现要依托于国外大公司的编辑系统。

  “VR行业包含芯片、显示、硬件、系统,汇聚很多关联性技术,如果把整个行业比喻成一个生态系统,我们希望整个生态是良性、高效的。”杨业伟分析,当下的痛点是部分VR设备易损、昂贵,戴久了不舒服、有眩晕感,如何保证硬件里的芯片输出帧率高、功耗小,都是接下来需要攻克的一系列难题。

  合肥兼具产业和教育优势

  VR被视作人类打开元宇宙新型数字空间的“眼睛”。业界普遍认为,作为新型显示之都的合肥,在打造VR产业链上有着得天独厚的硬件优势,这里有着京东方、视涯等显示产业的全球头部企业,已经形成“从沙子到整机”的完整产业布局。

  位于合肥市新站高新区的合肥视涯显示科技有限公司,其产品是新一代智能穿戴显示装备的核心显示部件,应用于AR/VR、智能眼镜、工业设计等对近眼显示有超高要求的领域。从全球范围来看,在具备硅基OLED技术的研发和量产能力的少数企业中,合肥视涯名列前茅。

  在合肥市新站高新区高教基地,28所大中专院校有着近20万名在校学生,如此充裕的教育科研资源,为元宇宙产业人才培养、开展“产学研”合作提供了先决条件。

  安徽艺术学院数字媒体艺术专业教师叶明胜观察到,近两年,美术设计、音乐舞蹈、戏剧表演等专业师生开始探索,将虚拟现实技术应用于教学场景。有的老师尝试使用虚拟仿真舞蹈训练系统,由虚拟人带学生训练,掌握身段动作。设备将学生的练习数据采集传输到系统,以评估学习成效。

  据他了解,有不少毕业生分布在动画、影视等行业,从事UI设计、室内VR仿真、虚拟室内场景建设,大多是内容生产者。而在火爆的游戏行业中,则从事动画交互设计、游戏美工、特效制作等侧重艺术表达的前端工种。

  “作为老师,应提前关注元宇宙行业,平时潜移默化向学生传递相关理念和知识,超前培养学生的行业洞察力。”他说。

  正是在叶明胜的影响下,一名学生把“虚拟疫情防控”射击游戏作为毕业设计,将新冠病毒设置成立体化的“反面角色”。戴上VR眼镜,玩家寻找“可疑点”,用注射器射击病毒,病毒消失,则游戏成功。此时,眼前会浮现出现文字,伴以语音介绍防疫知识。

  同样位于高教基地的新华互联网科技(学校),对AR/VR等虚拟技术的探索由来已久。2016年,该校开设VR虚拟现实制作专业,引进AR/VR设备用于VR游戏动漫设计、建筑与环境设计专业的教学和实训,通过校企共建和定向培养为元宇宙产业发展提供人才。

  该校教师赵昌回访500余名毕业生时了解到,绝大部分人走上VR三维模型师、游戏地图编辑、UE4引擎开发等虚拟现实开发制作岗位,一些学生在一线城市行业内知名企业工作任职。“当前,一批三维动画制作公司转型为虚拟现实制作企业,漫游动画、安防培训、教育内容开发等岗位急需人才,学生对就业前景充满信心。”他分析说。

  政府精准扶持,推进全产业链联合起来

  今年4月,元宇宙被列为新兴业态创新工程之一,写入《安徽省“十四五”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发展规划》。安徽将支持企业开展虚拟现实、增强现实、3D引擎、物联网等技术创新,引导企业布局元宇宙新兴业态。

  从社会接受度看,元宇宙,这一新兴业态完成了从学术概念到产业规划的第一步跨域。接下来最为现实的问题是,产业的关键人才储备好了吗,能否产生聚集效应?

  朱旭琪坦言,目前专业的招聘机构尚未完整跟上“元宇宙”的步伐。针对相关产业,考虑到严谨的岗位标准、贯通的技术标准没有形成,企业要想在短期内招到交互技术、人工智能、美术建模等领域的相关复合型人才,并不容易。

  有相关产业的企业家一语中的人才供需失衡,归根结底是因为全产业链的缺失和不成熟,这也是制约产业发展的主要因素。

  杨业伟曾在不同场合呼吁,可以基于合肥新站高新区在芯片、屏幕、头盔等新型显示产业的优势,建立健全多角度、全链条的政策扶持体系,打造产业联盟,架起企业、行业协会和政府部门之间沟通的桥梁。

  其团队近期向政府部门出具了一份调研报告,建议合肥提前布局规划、扶持发展元宇宙虚拟现实产业。例如,依托新站区现有的产业链优势设立元宇宙产业创新示范区,以传感器、芯片、光学设备为上游企业,软件、系统开发和内容制作为下游企业,形成虚拟现实产业闭环。

  同时,鼓励银行等金融机构,针对元宇宙行业特点推出人才贷、科技贷等产品。打造产业“孵化器”、项目“培育苗圃”,才能让最新科研成果走出实验室,实现产品市场化,加快整个行业的产业化进程。

  “芯片、云资源、算力……元宇宙产业的发展需要多方共同推动和资源整合,更离不开政府部门的政策指导与安全监管。”王雅希望,科技、经信、商务等部门可以根据职能定位,主动拥抱元宇宙产业,找到契合点,拉动新经济发展。

  沈阳教授在《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2.0版》中指出,应该加大核心技术的扶持力度,包括硬件设施基础建设和软件开发环境两个维度,优先扶持强感官体验、能直接带来生产力效应的教育、工业、太空探索等行业。

  合肥当地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政府应支持数字化服务商,针对中小企业开发轻量化、低成本、易部署的数字化方案和产品,提升他们的管理水平;围绕智慧城市、智慧园区、数字旅游、游戏休闲等领域,发力元宇宙应用场景建设,“整个新型技术全链都需要做大做强,才能撑起元宇宙技术底座”。

  记者从合肥市科技局了解到,接下来,合肥将强化科技创新引领产业发展,建设关键核心技术攻坚平台,加快未来产业前瞻布局,布局“元宇宙”技术发展。

  朱旭琪期待,从底层技术到软件应用,如显示设备、计算芯片、语音交互技术、通用虚拟人平台、应用场景等环节,在相关产业政策协调支持下,上下游各方可以形成快速聚力的合作空间,“当产业更加紧密,才能共享科技蛋糕,产生共赢共振”。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海涵 王磊

责任编辑殷俊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