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派2》:当青春梦想遭遇现实

电视剧《少年派2》于2022年7月21日上线,目前已收官。延续前作故事线,《少年派2》将时间设定在三年后,林妙妙、钱三一、江天昊、邓小琪四位年轻主角从校园走向社会,开始新的人生,也面临新的挑战;另一条线索中,林大为、王胜男这一对夫妇也开始正面对抗中年危机。

作为一部续作,怎样在接续第一部剧情的同时有新的展开?《少年派2》抛出的一系列关乎当代青年和家庭的生活、职场、情感等议题是否合理,又有怎样的现实意义?

最近,《少年派2》的研讨会在北京举办。

《少年派2》海报

“先把主角打入谷底”

《少年派》系列最大的主题就是成长,而成长是需要时间的。本剧导演李少飞说,在构思第二部时曾想过“书接上回”,从四个孩子进入大学的校园生活讲起,“但这一方案很快被否定,因为距离第一季已经过去快四年,而且继续写校园的话也和第一部太趋同,所以最终决定将时间点放在他们即将毕业,踏入社会。”

郭俊辰 饰 钱三一

另外,在人物的塑造上,第二季也做了调整,比如钱三一在第一季是高冷学霸,导演一直觉得这一点不是很让人舒服,而且也限制了演员的发挥,让人物欠缺了很多生动的部分。所以在《少年派2》中首先将钱三一这个主角打入低谷,把他所有的主角光环磨灭掉,知道这个设定后,演员自己反而因为要面对很多不确定性而表现得很兴奋。

“另外,我们在结构方面也做了尝试,前半部分,我没有像以往那样平铺直叙。而是用一些倒叙、插叙的手法,展示人物的心理变化,帮助人物关系更好地交错、展开,也想为生活剧增添一点悬疑的元素,让它能够更吸引人。”导演李少飞说。

赵今麦 饰 林妙妙

就几位主角的主要“人设”来看,对于林妙妙而言,林大为是她的树洞,她有任何情绪都可以跟爸爸沟通,这在亲子关系中是很难得的设置;而林大为也有很多解决家庭问题的小智慧,比如和稀泥,给孩子依靠;王胜男则扮演了一个家庭中唱黑脸的角色,林妙妙说她妈沟通靠吼,输出靠骂,张嘉益和闫妮的表演也很生活化,他们组的CP很有喜剧效果,整个剧情也是轻喜剧的基调下推进。

张嘉益 饰 林大为,闫妮 饰 王胜男

研讨会中,大家也指出一些问题,比如从天而降的富豪父亲,多少降低了江天昊回到乡村从零开始、从泥土种咖啡豆开始的分量,如果没有最可靠的爹,也没有富豪的岳父,反而会让人物在时代所经历的挫折和战胜挫折的自我担当与自我突破更有力量,而且近几年,大学生就业异常艰难,这一点的探讨也将更有意义。

也有嘉宾指出,在创作实施的地方,情节的系扣和解扣有些仓促,挖一个坑立刻就埋了,“其实完全可以做更多的人物关系的变化,情节的发展。一个坑可以挖很深,浅挖就埋,情节的力度大了,但深刻性就受到了影响;另外,有些次要角色的处理有些同质化倾向。比如吕佳维、李西舟等这几个问题男性,对他们的表现有点单薄。”


触及社会命题

近些年的影视剧常触及各种社会命题,比如抑郁症、电商、朋友借钱还贷、养老问题、自媒体的运营、学生的创业和家庭暴力、职场黑幕、职场小陷阱,职场潜规则等等,并且常采用把剧情的发展和现实生活紧密相连并形成一种生活流的表达方式。

这一点在《少年派2》中也有体现,四个主人公进入到社会遭遇到的是磕头碰脸的历练。林妙妙放弃考研被电视台开除,谈恋爱遇到渣男,入职自媒体公司以后各种辛苦打拼。邓小琪的表演不被认可,江天昊开店屡战屡败,钱三一深陷抑郁症的困境。

《少年派2》剧照

剧中年轻人的生活更多是生活本来的样子,而不是人为赋予的一蹴而就的成功。比如林妙妙通过采访让人们与快递小哥和环卫工人等人群产生共情,这是《少年派2》区别于一般的青春偶像剧的内容。林妙妙的妈妈王胜男转岗、离职,直播带货失败等遭遇道出了当下相当一部分中年人在快速发展的社会中的尴尬和无所适从。他们一方面面临的是社会发展促使的人才迭代加速,职场竞争残酷激烈;一方面是生存的压力,包括养育幼小的二胎和重新找寻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王胜男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要被时代淘汰了,林大为安慰她说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活法,中年人的压力和隐忍也被呈现。

评论家邢戈认为,就中年人的部分,《少年派2》对他们的塑造没有止步于中年焦虑,而是为角色开辟出安宁疗护这条出路,也由此思考生命的意义,完成了一次精神世界的成长。剧中对中年困境的表现具有直面现实的勇气和设身处地的关怀,有别于一般的家庭伦理剧的视角。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影视传媒系主任杨乘虎也认为,相比前作,《少年派2》更多的是聚焦于代际沟通,也关注大学里面的青春梦想进入到现实中是怎样的,人物的主体性更多体现在职业的选择。

《光明日报》文艺部责编牛梦笛也认为,荧屏上的青春题材正在变换,有讲亲情的青春剧,也有讲在脱贫攻坚的大氛围下,年轻人去到乡村的青春剧。在这部剧中,是对于生命成长的各种样态的呈现。“一部优秀的青春剧,需要将个体的命运和个体的青春,嵌入社会的整体结构之中,让这一切被观众所感知。跟前一部相比,在《少年派2》里可以更多地看到焦虑点,但是在这些焦虑的提出来过程中,也能看到一些解决的方式,比如00后在职场上远超过长辈们的成熟和理性,也可以看到他们敢于反抗不公平的事情和原生家庭的阴影,比如田甜被鼓励走出家暴阴影的时候,我们能看到00后的思考和他们勇敢完成人生蜕变的成长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