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生民乐》升级归来,吸引观众穿汉服打卡

在唯美的国风背景板前,有不少观众穿着漂亮汉服打卡留念,在衍生品限定礼袋的售卖桌前,也有不少观众驻足购买……这一幕发生在上海音乐厅,《海上生民乐》的演出现场。

2021年秋,上海民族乐团的国风音乐现场《海上生民乐》进驻上海音乐厅,展开首轮23场驻场演出。建筑、光影、民乐的融合,成就了民乐演出一次大胆的市场探索,不少人二刷三刷,仍然意犹未尽。

8月19日晚,《海上生民乐》在上海音乐厅重磅回归,拉开第二轮驻场演出、连演19场的序幕。演奏家们梳起发髻,穿上古朴飘逸的大袍,再次化身为了“林中君子”。


“坐在观众席中重排《海上生民乐》,百感交集。”总导演马俊丰感慨,“时隔几个月,那些熟悉的旋律被艺术家们重新演奏,每一个音符中都被注入了全新的生命感悟。”

重新归来有什么新的变化?记者发现,除了视听呈现升级,舞台上还涌入了一批新鲜面孔,演出阵容更多样了。

《汲古》《水行》《火舞》《墨戏》《山水》《虞兮》《穿越》《蜂飞》《丝路》……从开篇到尾声的9首曲目,每首曲目都配备了不同的排练梯队,每件乐器的背后都备有两三位演奏家,为更多年轻人提供了展示平台,而他们对音乐的不同理解、不同处理、不同风格,也让同一作品焕发出不同的个性魅力。

与此同时,早在工作坊排练期间,首轮驻演的原班人马便与新成员们接力传承,帮助有追求、有热情的年轻艺术家快速成长。

首轮驻演时,一首《酒歌》诉说了霸王别姬的千古绝恋,琵琶演奏家俞冰曾化身霸王,联袂京剧女演员扮演的虞姬展开生死虐恋。二轮驻演中,《虞兮》新鲜出炉,转换了叙事的视角——琵琶演奏家朱天津、李胜男、刘雪娴纷纷化身虞姬,从女性角度演绎这段传奇,霸王则由京剧男演员扮演。

“虞姬才貌双全、敢爱敢恨,我要展现她的柔情,也要展现她的刚烈。”首次参加驻演,朱天津总结,既要用琵琶技法去描写战争的金戈铁马,也要用柔弦、拉弦等特殊指法,去模仿虞姬的哭泣、去表现她的柔情一面。和京剧男演员对戏,排到动情处时,入戏了的朱天津一度忍不住落泪。

前辈俞冰指导她,上台的那一瞬间,她就是虞姬了,从走路的姿态到速度,都要细心揣摩。此外,每个人都有不同特点,不用刻意去比较。“三个虞姬都不一样,这和演奏家弹琴的风格、对虞姬的解读有关系,所以观众每次刷都会有新鲜的感受。”朱天津说。

《穿越》堪称《海上生民乐》里的“王炸”之作,让唢呐和电声乐队激情碰撞,次次点燃观众、嗨翻全场。闫晋龙、姜峰首次参加驻演,将轮流担任唢呐、亚美尼亚管的独奏。

二位新成员的演奏各具特色:闫晋龙的唢呐表演极具力量感,穿透力与冲击力十足;姜峰平日里就酷爱摇滚,遇上炫酷的电声乐队,尽显当代民乐的时尚新潮范儿。

“《穿越》频繁运用了唢呐中很少见的极限音,我就像奥运赛场的射击手,每次都要打10环,不允许偏差。”除了极限音,对闫晋龙来说,还要一重挑战在于,从小学古典、传统曲目出身的他,如何释放自我,演出摇滚巨星的范儿?前辈胡晨韵传授经验,要放松,不要有条条框框,尽情地、自由地展示自己的技术和魅力。

谈及如何调动观众情绪,闫晋龙笑说,“首先你自己要嗨起来,再通过演奏带动观众一起嗨,让他们感受到不一样的民乐——民乐也可以和当今世界接轨,那么新潮,那么好玩。”

《蜂飞》将炫技名作《野蜂飞舞》改成了民乐五重奏——二胡、韶琴、阮、打击乐、笙,俨然年轻人狂欢的party。应怡婷、凌檬、李晨晓、蒋元卿、李春旭都是首次登台演绎这首高难度作品,演奏速度极快,音流上下翻滚,互动一气呵成,生动描绘了野蜂振翅疾飞时的场景。

五人之间也经历了从陌生到熟悉的变化。为加深默契,创排过程中,他们不断交流经验、相互切磋技艺,甚至设计了斗琴的欢乐片段,瞬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你的状态要非常松弛,要有不顾一切,往前冲的劲儿。”出生于1999年的李晨晓负责阮的弹奏,去年刚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参加驻演,她有压力,也很兴奋,做好了一切应急的准备,“比如,拨片会不会掉,琴弦有没有可能断?我的演奏一上来就特别激烈,一定要备好拨片、查验琴弦,其他就交给舞台吧。”


不只是曲目和演员的变化,承载着《海上生民乐》演出的上海音乐厅也有了变化。

上海音乐厅总经理方靓发现,去年首轮驻演时,观众最喜欢拍拍拍和买买买,今年,音乐厅应时而动,现场的国潮范儿更浓了:现场不仅布置了国风背景板,供观众打卡留念;还在去年文创产品的基础上,推出三款“海上生民乐”限定礼袋,供观众选择购买——礼袋包含了上海音乐厅设计的国风music口罩、国风贴纸,也有上海民族乐团设计的帆布包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