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赵梦:没人比我更“乘风破浪”

参加《乘风破浪》之前,赵梦留给广大网友的印象,是slay全场的实力艺人,是公认的“内娱最帅女贝斯手”。一身英伦摇滚范加招牌烟熏妆,自带“生人勿近”气场。

《乘风破浪》播出后,观众惊讶发现,原来这是一位被唱歌耽误的“在逃喜剧人”。外表酷飒拽的她,总是负责舞台上最硬最顶的部分;内里又温柔感性,会为没照顾到好友的情绪内疚流泪……谁能不被梦姐的反差萌圈粉呢?

赵梦

“其实我老觉得,自己是一个特无聊的人。”问及哪一面最能代表“赵梦”,她想了想,“从‘新裤子’的我,到‘闪星’的我,再到‘乘风破浪’的我,每一次我都毫无保留地在做自己,但也不想被大家看到的任何一种样子定义。”就像她的音乐,时而朋克不羁,时而浪漫梦幻,“你看到的哪一面都可能属于闪星,你看到的哪一面都不是完整的闪星。”但唯有一点赵梦非常自信:“这个节目里,没有人比我更‘乘风破浪’!”

初舞台《放开自己》,是闪星乐队的原创歌曲。

输赢不重要,突破自己就好 

《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一季时,赵梦作为新裤子乐队成员,就曾受邀来当助演嘉宾。当时她说,“姐姐们好强,再多给我一点时间,应该可以适应她们的练习强度。”旧事重提,她挺骄傲:“那可不?我做到了!”

今年年初,《乘风破浪》向赵梦发出邀请,她欣然答应:“我想我需要这个平台,让大家知道我的闪星乐队。” 经纪公司没给她设定类似“要留到节目第几轮”的目标,只说“放松做自己,开心就好”。如今一路披荆斩棘进入五公,赵梦自己也很意外:“我还以为一公、二公就要被淘汰了。”

赵梦直言,乐队表演基本都是自由发挥,这次处处要听节目组安排,特别不适应。“第一次亮相,她表演了闪星乐队的原创歌曲《放开自己》,劲爆的节奏瞬间点燃舞台,除了拿手的贝斯,还秀了一把“甩麦绝技”。现场的姐姐们纷纷舞动手臂,加入应援,那英激动地大喊:“太喜欢她身上的劲儿了,是自由的感觉!”新裤子乐队的其他成员后来也录了一期reaction,众人一脸“咱们村出了大学生”的兴奋。彭磊表示,赵梦之前参加综艺还有点拘谨,这回表现得强劲多了。

新裤子乐队的贝斯手赵梦

赵梦也说:“《乐队的夏天》时,我除了和其他乐手一起比赛,私下沟通其实不多。而且我是中途加入新裤子,前十年都没参与,经常有种‘这问题跟我无关’或者‘这件事我没啥好说’的感觉。《乘风破浪》这边会更沉浸式一点,可以说是毫无保留。”

第一轮公演,赵梦和张天爱、郭采洁、薛凯琪带来了极具创造力与冲击力的跑酷舞台《自己》。比穿公主裙唱《我我》还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穿旗袍跳《佳人》的她。这个武侠风的舞台播出后惊艳四座,赵梦在排练时却掉了眼泪:“我以前完全不跳舞,这不是来《乘风破浪》挑战了吗?你们可以说我跳得不好或者感觉没找对,但才练习一天就说我气质不合。三季‘姐姐’和‘哥哥’中,也不是每个人的气质都跟节目相符吧?”后来她也用不懈的练习,打消了所有质疑。

《佳人》

她谈到,节目中有很多歌是她平时不会去创作的类型,但在练习过程中越来越喜欢:“我也会去思考,节目组为什么要选这首歌?它到底好在哪?为什么它能有那么高的传唱度?这些都对我以后的音乐创作很有帮助。”

赵梦知道,很多人为《佳人》的惜败惋惜,但她觉得,自己已经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突破、尽情燃烧,那输赢也就没那么重要了:“我不太看重比赛结果,我比较在意的是,每一次公演合作的对象是不是齐心协力,有带给彼此积极开心的感觉。”


热爱生活的姐姐,我都喜欢

很多追《乘风破浪》的观众爱看赵梦的微博。她把微博当朋友圈一样发,日常抓拍与花絮视频层出不穷,像个喜欢叨叨喜欢分享的好朋友。最近她关注到了自己的超话,“内容真不少,让我看到了平时看不到的自己。”

赵梦自认是个宅女,不喜欢出门,亲近的朋友也不多,“最要命的是,我越来越感觉对好多事都提不起兴趣,所以我特别羡慕那些有很多兴趣、容易满足的人。”

来到《乘风破浪》,除了刘恋、于文文这些玩乐队时就认识的姐姐,她认识了不少有趣的新朋友:初印象是高冷御姐的张天爱,实则特别可爱接地气;薛凯琪的魔性笑声无处不在,总能感染别人的心情也敞亮起来;古灵精怪的吴莫愁,其实是个“傻憨憨”,一公结束她被淘汰,赵梦诧异地第一个喊出声:“当时我们住同一个屋,还想后面跟她能有合作,没想到像她这么优秀的姐姐,第一轮就离开了。”

同为姐姐们信赖的“队长”人选,赵梦觉得谭维维与自己在性格上挺接近:“我们都不喜欢为了达成什么目的而去做某些事,那些虚头巴脑的都可以摒弃掉。我们就想尽自己的本分,给大家看最真情实感的东西,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所主张的。”

站在音乐人的角度,赵梦很欣赏个性十足的郭采洁:“她脑子里总有各种特别的想法,很多时候我们不用多说什么,就能自然而然地理解对方。”她提到备战二公时,和郭采洁想了好多点子,因为各种现实因素没能实现:“我们提出过用羽毛,后来这个想法给《梦中人》用了,效果很好。《我我》舞台我们有用LED冰屏,本来想了一个类似‘打碎镜子’的设计。没想到刚一提出,蔷姐就说,‘不行!镜子碎了会倒霉7年!’”

《自己》

赵梦大笑,形容这位合作过也同住过的前辈“特别神奇”:“我很喜欢听她唠嗑,讲她这些年的风风雨雨,她去澳洲留学的经历,她遇到的各种人和事,还有她身边同样神奇的闺蜜们……真的都太好玩了。而且蔷姐很爱美,二公的时候我每天都去她房间练习,她每天都换不一样的漂亮衣服,有时去卫生间转一圈出来,又换了一身……她永远对生活那么有热情,这一点让我特别羡慕。”

在这样一群一起笑闹、一起挥洒汗水的姐姐的环绕中,赵梦温柔感性的一面终于藏不住了。她会在回宿舍后抱着吉他给姐姐们哼歌,会在吴莫愁展示玩偶和幼稚的时候耐心回应,会安慰不小心摔了她贝斯的王紫璇“在摇滚乐的舞台上乐器就是拿来用的”……好像小猫卸下防备,会对身边的人露出柔软的肚皮。这与她在舞台上的酷飒形象并不违和,反而增强了她矛盾又统一的魅力。

闪星乐队的主唱赵梦

有机会要来真正的现场看我

随着《乘风破浪》的热播,观众对赵梦的“考古”愈发深入。赵梦是首位登上科切拉音乐节的中国女艺人这件事,约莫已经不算“冷知识”。

传说中的“科切拉的风”是什么感觉?赵梦想了想:“舞台特别大,观众特别多。早年国内还没有那么多户外音乐节,更别提什么电子舞台。而科切拉不但规模大,各种分配安排也很合理,着实让我们长了见识。”

她提起自己去追星喜欢的乐队:“我看完一场演出,整个人蔫成了茄子,还被人群夹在中间动弹不了。如果夹在后面人群的观众想走,得由人把他从上面举着一路送到台前再翻出去,乐迷们都太不容易了!”

因此,在五公的录制间隙,赵梦赶紧跑去音乐节和乐迷见了面:“在长沙三个月基本没怎么出来,感觉像是从春天直接进入了盛夏。”除了热到崩溃,赵梦很不满意自己在舞台上的状态:“录四公前不小心崴了脚,感觉整个人都被封印住了,好多事都干不了。这两天看着是在蹦,但和之前没受伤的时候完全没法比。”这也是为什么她在回顾自己的公演舞台时表情颇为一言难尽:“我这人特别挑剔,老嫌弃自己这不好那不好,怪自己上台没表现好。”

澎湃新闻记者问赵梦,有看到王心凌姐姐引发全网回忆杀的热搜吗?她说:“我完全能理解,姐姐们渴望被看到,这是人之常情。但我希望大家比起看到我,更多看到我的作品、我的音乐。当你发现自己用心做的专辑,热度还不如发一组自拍来得高,说不难过是假的。我不太主张粉丝对于艺人的崇拜仅仅是基于皮囊,那些终究是昙花一现,只有好的作品才能有持久的影响力。”在微博评论区,她也会回复粉丝:“有机会还是来真正的现场看看。”

最后赵梦还透露了关于那首被姐姐们簇拥着弹唱的、美好得令人心醉的歌的消息:“我已经在写歌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