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苏炳添恩师、田径队外教亨廷顿:下一个苏神在哪里?

苏炳添和兰迪·亨廷顿。

中国田协美籍教练兰迪·亨廷顿说,如果有一个兰迪(兰迪昵称)弟子排行榜,王嘉男应该排在第三位。

“排在第一的应该是迈克·鲍威尔(美国跳远运动员),第二应该是威利·班克斯(美国三级跳远运动员)。鲍威尔跳出了8米95的世界纪录,班克斯曾经跳出18米20,是历史上第一个在超风速条件下越过18米的人。”兰迪日前在这里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

王嘉男终于圆了自己的世界冠军梦。

王嘉男:第二个鲍威尔

鲍威尔在1991年世界锦标赛上跳出的世界纪录,至今无人打破。王嘉男在兰迪母校俄勒冈大学田径场上夺得世锦赛男子跳远冠军的场面,让兰迪回想起31年前鲍威尔在东京国立竞技场胜利后的那一刻。

“有意思的是,嘉男从沙坑里出来后,他复制了迈克1991年的动作:张开双臂,在百米跑道上奔跑庆祝。”

不过,兰迪表示,苏炳添去年在奥运会上的成绩,其实和王嘉男这个冠军的意义难分伯仲。


“苏炳添的9秒83与王嘉男金牌的意义很接近。论成绩,苏炳添更胜一筹,但我们也必须理解,参加世锦赛和奥运会最重要的事情,是赢得胜利。”

当然,兰迪认为,王嘉男夺冠还有另外一个重要意义,那就是他成为历史上第一位既赢得青年世锦赛又赢得世锦赛冠军的男子跳远运动员。

“以前从来没有人做到过这一点。”

两个冠军都是在同一座体育场完成的,中间隔了8年。也正是这种熟悉的感觉,为王嘉男注入了特别的自信。王嘉男在夺冠后告诉记者:“赛前兰迪就告诉我,这是他的家,也是我的家。”

“我的确是这么告诉他的,我告诉他:‘没有人能够在我们的家里击败你。’”

记者问他:“王嘉男夺冠,你是否感到意外?”兰迪说:“意外?不,我觉得如果世锦赛在去年如期举行的话,他的成绩应该在8米40到8米50之间。预赛之后,我就告诉他,你能够赢得冠军,我知道他是现在中国男队中最有希望赢得金牌的。”

苏炳添向亨廷顿赠送冰墩墩。

苏炳添能够跑进9秒80

苏炳添在兰迪的多年调教下,终于在东京奥运会上达到职业生涯的又一个巅峰,但现在兰迪已经不是中国队的全职教练,他也不再执教苏炳添。

“我曾告诉他,如果他需要帮助,我会随时在这里接受咨询。”他还说,虽然苏炳添已经快33岁,但他仍然能够跑出更好的成绩。

“他今年没参加过一次比赛,在世锦赛之前没有任何比赛热身,这绝对不行。但我仍然坚信,他能够跑进9秒80。”

他说,本来苏炳添今年的训练任务是扩大步幅,因为他已经是世界上步频最高的短跑选手,提高步幅的训练本来希望为期两年,如果一切顺利,明年应该达到目标。


至于苏炳添后半程实力比顶尖欧美选手薄弱的问题,兰迪说:“我们知道问题的症结所在,但我们只是解决了部分问题。如果问题能够全部解决,他甚至能跑进9秒75。”

在东京奥运创造女子800米最好成绩的王春雨也是亨廷顿的弟子

中国田径需要加强教练培训

兰迪说,中国并不缺乏好的短跑苗子,但很多好的苗子没有得到正确的训练方法。


“很多年轻选手小时候怎么训练,长大了还怎么训练,这是绝对不行的。运动员在过了18、19岁以后,必须接受不同的训练方式。在中国,很多有天赋的孩子都因为这个问题,再也无法提高成绩。”

“因为你可以按照同一种方法让运动员跑到10秒40,甚至10秒30,但你想让他跑到10秒10、10秒00,你就不能用训练孩子的方式训练成年人。”

他说,这个问题在中国的短跑和跳跃项目中普遍存在,解决的办法是,让教练普遍得到好的教育。他说:
“缺乏教育和缺乏智慧是两回事,教练都是聪明的人,他们只是没有得到正确的信息,或者故意忽视正确的信息。”

他说,正确的信息,是科学。

“我经常告诉一些教练,不要和我争论科学问题。我现在告诉你的是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已经认可的事情,你只需要照着做就可以。如果没有训练心理学和生物化学这些科学知识,你不可能创造一个全新的训练体系,这是基本常识。”

他说,教育并不是鼓励中国教练到美国学习,因为很多知识都摆在那里,并且全是中文的,只需要教练们去课堂上认真学习。


“我觉得中国田协应该让所有教练参加培训,如果不经过课堂的培训,就不发给他们证书。这是我的专业,我是认真的,我希望所有的教练必须是专业的。”

王嘉男奋力一跳。

下一个苏炳添在哪里?

对于中国短跑的未来,兰迪似乎并不看好。他说,要等到苏炳添和王嘉男退役之后成了教练,中国才能成批量地打造短跑人才。


“我在中国的日子结束了。”他说,“我68岁,很快就将退休,我有一个老母亲需要照料,我在中国住了9年,现在需要尽一下在美国的责任了。”

不过,他说以后将继续远程为中国运动员做教练。他现在最重要的目标,是帮助女子800米运动员王春雨备战巴黎奥运会。

“她现在面临非常难得的机会,我希望她能够调整到大赛状态,如果她有着和苏炳添一样的心态,她将赢得冠军。”

兰迪从未结婚,也没有儿女,他说自己为田径放弃了这一切。

当问他田径运动到底哪个地方吸引他时,他说:“帮助一个人实现梦想,是令人产生依赖的药物。我帮助嘉男实现了世界冠军的梦想,他本来还可以在里约奥运会上赢得金牌。每个人的梦想是不一样的,我觉得我能帮他们实现他们自己都不敢想的梦想。”

但他自己也有一个梦想至今没有实现。在40多年的教练生涯中,他的弟子当中没有产生哪怕一位奥运冠军。

鲍威尔在两届奥运会上都获得银牌,汉城、巴塞罗那奥运会上,他都输给了卡尔·刘易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