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生结弦宣布告别竞技赛场,今后转战花滑表演

海报设计 白浪

纵使有再多不舍,说再见的时刻终究还是会到来。


北京时间7月19日下午,花滑名将羽生结弦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自己今后将成为一名花滑表演者——“我将和过去的我进行一个比较,今后我将继续努力下去。”

这也意味着他告别了竞技花样滑冰赛场。

2次冬奥会冠军、2次世锦赛冠军、众多国际赛事金牌和奖牌,以及对于4A跳的不懈追求……在花样滑冰的历史上,羽生结弦已然刻下了属于自己的传奇。

羽生结弦一直忍着伤痛,在赛场拼搏。

在发布会上,羽生结弦也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花滑是我生活的证明,也是我一路走下来的证明,也是我今后继续努力的平台。(转战表演)对我来说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决定。”


“我不会再参加竞技的比赛,竞技比赛更看重结果和奖牌,而我已经不再想要这样的对结果的评价。平昌之后我已经打算退役了,不过我不太喜欢退役这个词。”

“4A跳我一直在挑战,不过在比赛中不一定能够成功完成,今后我会继续努力,这也是我理想的方向,希望大家还是能够继续看到我,今后我会继续挑战,包括4A跳在内。”

羽生,花滑的历史传奇。

“能够得到这么多人的支持,我真的感觉自己很幸运,所以我也觉得必须更加努力,去思考更多。今后在表演当中我会继续滑冰,大家可以看到一个不同的我,我并非艺人或者偶像,还是希望作为一个运动员被大家熟知。”


“我今后要做的事情,就是一直以来所做的事情(滑冰),作为运动员还是表演者,中间的区别是很模糊的,我的心情不会有太大的改变,我仍然会为梦想努力,也会更加有责任感,也希望能够在大家面前完成4A跳,这是我内心的想法。”

年初的北京冬奥会上,羽生结弦即便未能登上领奖台,但依然堪称整届赛事关注度最高的运动员之一。

在以第四名的成绩完成自己的第三次奥运之旅后,他依然出现在了表演滑的冰面上。告别奥运的时刻,他俯身亲吻了冰面,眼中满是不舍,
“我非常珍视在冰面上的感觉,我也会争取一直滑下去。”

柳鑫宇公主抱羽生结弦。

事实上,在北京冬奥会比赛期间,羽生结弦就已经在咬牙忍受着伤痛的折磨——由于在练习4A跳的时候脚踝受伤,他是打了封闭坚持参加比赛的。

赛后接受日本花滑名宿荒川静香采访时,羽生结弦也忍不住落下了不甘的泪水:
“真的不甘心,为什么努力得不到回报,我真的很努力了。”

但即便是在这样的遗憾之后,28岁的羽生结弦也没有想过就此离开。
他说,自己之后还要“滑很久”:
“我一部分是为了自己而花滑,还有一部分是为了别人花滑。如果我的表演能让大家更团结一点,我就很开心了。”

“也许还可以做到更好、也许所有的努力没有回报,但对我而言,这是一届充满尊严的冬奥会,我为之骄傲。”

羽生结弦参加北京冬奥会表演滑。

而对于那个把他身体逼到极限的4A跳,他也没有说会放弃,而是希望大家“再多给我一些时间”。

今年3月份,因脚踝伤势缺席了世锦赛的羽生结弦,还在参与日本奥委会相关活动时表示,如果札幌成功申办2030年冬奥会,自己也希望参与。

今年5月,他还参加了日本国内的一项表演赛,完成了自己冬奥会之后的首次冰场亮相。

羽生亲吻冰面。

4岁时开始滑冰,2004年开始参加日本全国性比赛,2010年正式登上成年组赛场……在其近20年的花滑竞赛生涯里,羽生结弦已经把自己的名字深深镌刻进了花滑的历史当中。

对于羽生结弦来说,2014年是自己迎来爆发的一年,在前一年年底的大奖赛总决赛首次夺冠后,转年来到索契冬奥会赛场的他延续了自己的出色表现,一举以280.09分夺冠,由此成为了亚洲首位花滑男单奥运冠军、66年来最年轻的花滑男单奥运冠军。
随即在当年3月份的世锦赛上,他再一次夺得冠军,年仅19岁的他,在短短4个月时间里就集齐了奥运会、世锦赛、大奖赛总决赛的大满贯——男子花滑的“羽生结弦时代”就此宣告到来。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花滑观众们已经习惯了一次次看到羽生结弦在冰面上贡献美轮美奂的表演,一次次戴着金牌站上最高领奖台。

在场上,他的每一次比赛录像都被万千观众反复观看;在场下,他的一举一动也常常能够成为外界的关注焦点。
而在平昌冬奥会完成卫冕,羽生结弦更成为了第一位蝉联冬奥会花滑男单冠军的运动员。


2次冬奥会冠军、2次世锦赛冠军、众多国际赛事金牌和奖牌、19次刷新分数世界纪录、完成后外结环四周跳第一人……
除此之外,他还是花滑历史上完成了奥运会、世锦赛、大奖赛总决赛、四大洲锦标赛、世青赛、青年组总决赛“超级全满贯”的第一人。


当羽生结弦挥手告别竞技赛场,留下的不仅是一段传奇,更是一座让后来者难以超越的高峰。

羽生结弦索契冬奥夺金。

对于羽生结弦来说,追求冠军已经不是唯一的目标,挑战自己乃至花滑项目的极限,才是他的终极理想。

他也拼到了最后一刻——那便是他在北京冬奥会上朝着4A跳的全力一搏。

在花样滑冰的历史上,还从未有人在正式比赛中成功跳出过4A,由于其超高的难度对运动员带来了更高的潜在受伤风险,加上即便成功跳出也无法因此得到太高的得分优势,“性价比”不足,因此在冰面之上,羽生结弦成为了那个唯一追求完成4A的人。

据测算,4A跳在落冰时运动员要承受接近自身体重的6至7倍的重量,常年练习挑战4A甚至在很多时候成为了羽生结弦不断受伤的原因,但他依然义无反顾。
平昌冬奥会卫冕金牌之后,羽生结弦就说:“我所有的动力就只剩下4A跳了,能取得的成绩我都取得了,剩下的只有这个从小就有的目标。”

在北京冬奥会男单自由滑的赛场,羽生结弦的4A跳以摔倒告终,并未成功完成,但对于他来说,这只是自己多年来千万次尝试中的又一次。这份坚持,让中国选手金博洋也不禁感叹,“我觉得他的精神是不可思议的。”

“9岁的时候,我内心深处的自己告诉我应该跳成4A,这就是我训练的原因。就算有时会失败,但很多年后再回首看这个4A时,我还是会为自己感到自豪。”

彼时提及未来是否会继续对4A的挑战,他说自己还需要更多时间去思考——“希望大家看到我竭尽全力的表演后,能够获得前进的勇气,哪怕一点点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