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巴厘岛:国际游客开始回流,然后呢?

三月开始,我便计划六月去巴厘岛旅行。在我居住的澳大利亚,有不少人不是已经去过了巴厘岛,就是在去巴厘岛的路上。不过那会儿因为疫情,巴厘岛管控还相当严格,根据防疫要求,需要入境时提供72小时阴性证明,下载进入营业场所扫码的App,还要购买旅游保险并作出声明:如果因为新冠疫情入院,旅行者自愿支付所有医疗费用。

不过,到了真的出行的日子,我们发现这些政策都已调整。当地直接取消了阴性检测证明,已经下载的App,入关的时候也没有查验,而购买的商业保险,更是连问都没问。

享受巴厘岛宁静的清晨 本文图均为 安安 摄

一上岛,我就发现巴厘岛的生活基本恢复了正常。虽然商家的二维码仍旧矗立在门口,但是没有一个人主动扫码登记,路上飞驰而过的一些摩托司机仍旧戴着口罩,但不由得让人怀疑防尘的目的更大于防病毒。

据我观察,一些在超市、药房等室内工作的人员,仍旧选择用口罩来保护自己。较富裕的本地游客们成群结队从豪车中下来,互相用英语交流,仍保持着较高的警惕,只肯在饭馆吃饭的时候才摘下口罩。


疫情冲击下的巴厘岛

在旅游业作为支柱产业的巴厘岛,疫情的打击比印尼其他省份都要严重得多。根据印尼中央统计局发布的数据,自2020年3月第一例阳性病例被确诊以来,巴厘岛的游客数量呈现断崖式下跌:从2017年的到访游客570万,2018年的600万,2019年的620万,2020年1月–11月,只有大约100万名游客到此旅行。而2021年全年仅有51名外国游客到访过巴厘岛,和2019年相比,人数下降了99.95%。

与此同时,岛上经济也呈现负增长,2020年为-12.32%,2021年略好但也是负值,为-2.91%。


美丽的海滩

全巴厘岛约有40万人失去了工作。曾经游客聚集最多的库塔、水明漾、努沙杜瓦海滩等,疫情期间空无一人。在美国广播公司拍摄的一组短片中,只有一些还抱有“疫情会在几个月后就过去”的想法的救生员,仍旧坚持日常训练,只不过潮湿闷热的空气,让戴着口罩的他们经常透不过气来。

除了救生员外,一度其他在饭馆、酒吧、纪念品商店工作的人员基本上都回到家乡,开始从事传统行业,试图维持当下生活。而另外一些已经彻底搬到城市的人们更加悲惨,因为他们无路可退。路上遇到的一位美国回来探亲的大姐告诉我,她家曾经的两名专职司机都因为疫情失去了工作,更因为还不上银行贷款而破产:人到中年却不得不回到原点。


当地如何自救

面对巴厘岛的惨状,当地政府也在采取一些救助措施。

巴厘岛各个公共场合都可以看到洗手池+洗手液的标配

首先加强宣传接种疫苗的重要性,在疫情这两年间,全岛共接种350万剂次疫苗,其中310万人接种两剂,接种率达到91.35%。同时为了尽量减少甚至阻断病毒传播,在巴厘岛所有旅店、饭馆和景点,全部安装了洗手池,并配备消毒洗手液,此项举措尤其让我印象深刻。

其次,早在2020年9月,印尼政府就邀请了世界各地的44000名网红来巴厘岛“打卡”,主题围绕在清洁、健康安全和环境质量三个方面,希望他们可以用自己的社交影响力,帮助巴厘岛恢复往日繁华。

随后,巴厘岛及周边众多的旅行社也及时调整了运营方向,把目标客户逐渐从以欧美澳洲游客为主的方向,逐渐转向本地游客,推出一些适应本地游客时间和路线的旅行计划,实现巴厘岛和周边经济的内循环。

在我四月份规划此次行程的时候,把科摩多群岛也放在了行程中。经过查询,我发现最热门的三天两晚乘船游只会在周五出发,周日返回。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配合本地游客,这样他们只需要请两天假,于周四上午飞往拉布安巴佐,游览结束后,再于周日中午飞回。

去科摩多群岛的行程内包括专业无人机航拍

事实也是如此,在我们的行程中,共16名游客同行,12名是来自印尼各地的本地人——廉价的机票、美丽的景色、紧凑的行程,让更多的本地游客选择把目光聚焦于此,而不是选择前往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周边海岛国家。

在我这次旅行的首站乌布,一位本地大哥告诉我,政府打算翻新市区的集市,以更加宽敞明亮的环境来吸引游客。但他随即又告诉我他的真实想法,他并不感激政府这么做:“市场已经存在了几十年,它的形成和发展代表了巴厘岛的历史和传统。迎合游客的改造,只会让乌布失去原来的样貌和味道。文化其实才是游客最想体验的。”

体验原汁原味的文化是游客想要的

后疫情时代,观念的改变

在前往苍古小镇的路上,出租司机告诉我们,在苍古有不少常住的澳洲人。之前通常能看到这些人坐在路边的酒吧,和朋友闲聊,喝本地啤酒。但是疫情改变了很多人的想法,理解了健康才是最重要的财富。“现在很少看到他们喝啤酒,相反,日出时很多人已经在沙滩上慢跑了。“

另一个很明显的转变是,后疫情时代,许多走高档路线,经营者是外国人的饭馆、酒吧代,要么经营惨淡要么直接关门大吉。

在乌布西北部一家非常有名的高档法餐,门口就贴着一张告示:开业时间请等待进一步通知;而附近另一家被公认为乌布最精致的甜品店虽然还在营业,但是可以感受到生意的不景气:三个服务员僵硬地站在门前,旁边电脑Logo上发出的一丝微光,给这个后现代风格的废弃厂房带来唯一的生机。

烤猪肋排配本地啤酒,体验正宗的巴厘美食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不远处一家只做烤猪肋排和炒饭的本地馆子座无虚席,外面更是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在随后的几天里,每次出去吃饭,我都要先在地图上搜索一番,提前确认饭馆营业与否。我发现,很多主营外国料理的饭馆,基本都暂停营业。不过这也给了大部分游客回归到本地饭馆的契机,要知道疫情之前巴厘岛70%的收入是流向海外的。

经过两年的时间,疫情“熬走”了外国创业者,游客也在消费上更加谨慎和保守——也许物美价廉的本地菜,才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


希望巴厘岛的景色永远这么美

虽然疫情给生活按下了暂停键,但也给人们更多的时间去思考。一名在本地NGO工作的人员表示,这次灾难给人们敲响了警钟,曾经大家用完即弃的塑料制品,遍布海滩、河流的垃圾,都在提醒着人们生活不能再这样下去。因为疫情,人们突然多出很多时间,村镇的一些居民自发组织聚集起来,开始清理居住周边的垃圾,分类回收再利用。

一些旅馆也大力提倡“环境友好”的消费方式。工作人员会主动告知游客只需要花费2000印尼盾(约合1元人民币)便可续满1升容量的矿泉水瓶。循环再利用的方式,既减少了塑料制品的使用,也保护了岛上的热带雨林环境。

随意丢弃的垃圾被海水冲到沙滩,科摩多巨蜥的生存环境恶劣

同时,疫情也让海洋生物有了喘息的机会。在我浮潜的Menjangan岛,一名船夫表示,现在是浮潜的最佳时机,经过无人打扰的两年,大部分珊瑚礁及海洋生物逐渐恢复了生机。

随着国际游客的回流,巴厘岛似乎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往日的喧嚣和繁华。但如何不完全依赖旅游业,发展其它模式来保持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和生态的稳定性,仍旧是本地政府和人们需要思考的问题。就像一位当地人所说:“巴厘岛的旅游业就像用沙子做成的碉堡一般,虽然看起来很美,但海水一冲就会垮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