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一家三口都进国家队!这是他和6岁女儿的跳绳之约

于大伟和妻子蔺晓琳之前就是世界跳绳冠军,他们的6岁女儿于璨伊成为跳绳国家队年龄最小运动员。 视频来源:新华社(00:20) 于璨伊又火了,这一次,还是因为跳绳。

两年前,4岁的于璨伊在全国少儿跳绳俱乐部杯赛网络视频大赛中一口气夺下五周岁以下组别的七个冠军,引发网友们在社交网络上惊呼“我四岁的时候还在尿床”。


两年后,6岁的于璨伊又一次改写了中国跳绳的历史,成为中国国家跳绳队有史以来年龄最小的运动员。

不久前,国家体育总局公布了2022年亚洲跳绳锦标赛选拔赛(线上)入选国家队人员名单,6岁的于璨伊和她的父母于大伟、蔺晓琳都出现在名单上,他们也成为中国跳绳历史上首个同时入选同一届国际赛事的家庭。


“最开始我们也就是希望能够用跳绳陪伴她一起成长,现在她能进入代表最高水平的国家队,她自己也很开心。不过我告诉她,输赢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尽没尽全力。”

时隔两年,再次和澎湃新闻记者聊起自己和女儿的跳绳故事,于大伟依旧希望跳绳能够教会女儿的不仅仅是追求胜负和荣誉,还有拼尽全力和从容面对胜负的人生态度。

于璨伊小朋友。

“国家队之家”

6岁的于璨伊和父母在今年7月初一起入选国家跳绳队,是为了备战在今年8月份即将在线上举行的2022年亚洲跳绳锦标赛。

“其实在之前的国际赛事里,最小的年龄段是10岁到12岁,青少年组没有更小的,但这一次亚锦赛增加了11岁以下的组别,所以我们就给于璨伊报名参赛了。”

于大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2022年亚洲跳绳锦标赛 ( 线上 ) 是亚洲跳绳联合会(AJRU)成立后举办的首届亚锦赛,国内的线上选拔赛完全按照亚锦赛的标准来设置组别和项目。于璨伊报名参加了11岁以下个人赛和女子组4×30秒单摇接力两个项目。

“因为这个组别参赛的一般都是10岁到11岁之间的选手,于璨伊只有6岁,在她们中年龄还算是很小的。”于大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于璨伊在个人项目中没有进入前五名,但是4×30秒单摇接力赢得了第三名,所以最终成功入选国家队。


“其实我们组的孩子都比较小,两个11岁,一个9岁,再加上6岁的于璨伊,能够赢下入选国家队的机会,确实表现得很不错。”

而在于璨伊创造中国跳绳历史,成为年龄最小的国家队成员同时,于大伟和妻子蔺晓琳也同时通过这场选拔赛共同进入了国家队。


他们就这样成为了中国跳绳历史上首个同时入选同一届国际赛事的家庭,一同备战今年8月份的比赛。

于璨伊一边跳绳,一边面露笑容。

“世界冠军夫妻”

不过,用母亲蔺晓琳的话说,这已经不是他们“三口之家”第一次一起站在赛场上并肩作战了。

“她在我肚子里5个多月的时候,我就在大连帮着爸爸摇绳,最后爸爸获得了冠军,那是我们三口之家第一次比赛,一起拿冠军。”

事实上,在于璨伊入选国家队之前,于大伟和蔺晓琳就是中国跳绳届的一对“世界冠军夫妻”。

于大伟曾经是一名拳击运动员,但由于伤病,大学之后,于大伟选择退役。2010年,偶然的机会,于大伟了解到了竞技跳绳的全国比赛,自此他走上了职业跳绳的道路。


2018年,他在跳绳世锦赛上拿到了一项第三名。2019年,他又在跳绳世界杯上拿到两个项目的世界冠军。

而在13年前,在于大伟和蔺晓琳刚刚相识时,原本还是一位初三语文补习老师的蔺晓琳不仅没有接触过跳绳,甚至都没有一双像样的运动鞋。

自从两人交往开始,于大伟就会带着蔺晓琳运动,就这样,蔺晓琳展现出了跳绳的天赋,并且跟着于大伟一起参加团体赛事,赢得过几次团体冠军。

不过,由于怀孕和此后照顾于璨伊,蔺晓琳一度停止了跳绳训练,直到于大伟开办跳绳学校之后,蔺晓琳才重新拾起跳绳,并且成了于大伟跳绳俱乐部里的专职教练。


就在2021年,重回赛场的蔺晓琳拿到了一项国际跳绳公开赛的冠军,就这样,他们成了“世界冠军夫妻”。
如今,这对“世界冠军夫妻”培养出了一位6岁的国家队最年轻成员,他们也升级成了“国家队之家”。

爸爸于大伟是跳绳世界冠军。

“跳绳天才”的成长

从于璨伊开始“玩跳绳”到现在,于大伟都没有让女儿进行过所谓的“职业”或者是“半职业”的跳绳训练。

用于大伟的话说,
“她一直都是以自己的兴趣来跳,我们只是引导她如何把动作做对。”

那么,这位从4岁开始就被网友们封为“跳绳天才”的小女孩,是如何一步一步成长到如今的国家队水准的?

“我自己有一个跳绳学校,女儿就一直待在这样的环境里看着身边的哥哥姐姐跳绳,然后她觉得有意思,一岁多的时候就想学着他们的模样跳绳。”

于大伟回忆,由于学校里的孩子训练的都是“三摇类”的竞技跳绳,需要腾空较高,于璨伊根本完成不了,但是她总是会用手扶着墙,尝试着蹬脚,“我媳妇会问她在干什么,她就说,‘在学爸爸跳绳’。”

两岁左右,于大伟开始把一些跳绳的小技巧融入到女儿平时的游戏当中,引导她做一些纵向跳跃和连续跳跃的尝试,“两岁左右开始在玩游戏的时候教她如何摇手(跳绳的手臂动作),然后一点一点让她知道跳绳的基本动作。”

直到三岁两个月左右,于璨伊第一次独立完成了一次跳绳,而让于大伟更惊喜的是,“几天之后,她就已经能够连续跳十几个到几十个了。”

在快速学习和成长的过程中,于大伟并没有强求女儿每天需要完成多少训练量——
“这么小的孩子,心肺功能和骨骼都还不成熟,所以只能通过符合她成长规律的方式来跳。”

于璨伊从小就对跳绳耳濡目染。

坚持“寓教于乐”

两年前,于大伟曾向澎湃新闻记者说起于璨伊的训练方式,“她都是做一些5秒、10秒和30秒的练习,真正的训练时间差不多二三十分钟,剩下时间都是在玩。”

而现在于璨伊这种“寓教于乐”的练习方式也没有太大改变,“幼儿学结束之后,她会到馆里来训练一会儿,状态好的话就多练一会,如果状态不好就少练一会儿。我们还是遵循她的成长规律,不会玩命练习,不过就是跳的时间会比别的孩子多一些。”

于大伟透露,此前因为疫情的原因,于璨伊的训练也因此停了下来,这也对她在选拔赛个人项目上的表现有一些影响。不过即便如此,6岁的于璨伊如今的跳绳能力也已经算是同龄小朋友中的“世界水平”了。


4岁时,于璨伊的最好成绩是30秒单摇跳绳130次;而在今年疫情封控停止训练之前,她的最好成绩已经达到了30秒跳绳接近180次。

“30秒180次对于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来说,绝对算是世界顶尖水平了。”说起于璨伊的天赋和努力,身为父亲的于大伟语气里透着一份自豪和骄傲,不过作为教练和国家队里的“队友”,于大伟又很客观地评价了于璨伊在即将参加的亚锦赛11岁以下组别的能力。

“但是要把这个成绩放到11岁孩子的组别里去比较,那么只能算是一个中上水平。”


学会拼尽全力

在凭着自己的努力得到“年龄最小的国家跳绳队成员”之前,于璨伊已经赢下了非常多的荣誉和头衔。

除了她在4岁时在全国大赛一口气赢下的7个冠军,在去年的跳绳全国总决赛上,于璨伊又赢得了4个冠军和1个亚军——不仅如此,她还被评为了“2020年少儿跳绳推广大使”。

面对着诸多荣誉和成绩,于大伟在为女儿感到高兴的同时,也在一直提醒着女儿,成绩和荣誉并非跳绳和参赛所追求的一切。


“她知道自己加入国家队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但说实话,她现在还不知道代表国家队参赛意味着什么,也没有太多概念。”于大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我和她说,之后的比赛尽自己最大努力就好,尽力了能够做到什么样都没有关系。”


这是于大伟自从女儿开始跳绳和参赛至今,一直希望女儿能够从体育中收获的一份人生态度。这也是为什么在于大伟看来——失败有时候比胜利和荣誉更有教育意义。

就如两年前,于璨伊参加了吉林省举行的一场“跳绳抗疫”2020年吉林省暨长春市跳绳网络挑战赛,彼时,在和更高年龄组小朋友的比拼中,于璨伊没有赢下冠军。

“那一次,有一组小朋友在上传视频时候出现了延误,当时于璨伊的成绩已经超过了其他6岁小朋友,我们本来以为她要夺冠了。”回忆起那次比赛的经历,于大伟印象最深的就是自己的女儿因为错失冠军哭成了泪人。

“当最终确认另外一组的成绩比她高之后,她知道得不到大奖杯了,然后就大哭起来。”

与“大奖杯”擦肩之后,于大伟告诉女儿,对方年龄比她大,而且确实跳得比她更好,所以她需要更努力才能赢回冠军,“我记得她很快就理解了,然后说要更努力。”


在规则中赢,有尊严地输

这两年,于璨伊参加的比赛越来越多,她也经历了更多错失冠军的“挫折”。

“她现在对于冠军和大奖杯还是很在意的,毕竟专业的竞赛,大家对于胜负的观念都会更高一些。”

说起于璨伊小小的求胜欲,于大伟也笑了,“但是现在她更能够面对失败。比如她没拿第一会很伤心,但是很快她就能调整过来。”

正是在这样的一种家庭氛围之下,于璨伊不仅跳绳能力越来越强, 而且对于竞技精神的理解和对于胜负的态度也有着超越同龄人的成熟。

“尽管她进了国家队,能够参与到更专业的比赛和训练,但是她未来会不会走跳绳这条路,我们还是看她自己。”

于大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于璨伊现在也有很多其他的爱好,
“不管是作为职业也好,作为兴趣爱好也好,跳绳都会成为她的一个特长,也会一直陪伴着她。”

而说起于璨伊如今在社交网络上得到那么多关注,于大伟则是希望他们一家三口的故事能够传递出更多正能量,也想让更多人了解到,“运动是可以一生都坚持的,从于璨伊这样的年纪开始,到我这样甚至是更大年纪。”

“我一直认为孩子们需要榜样和偶像,大明星也好,科学家也好,如果这个偶像能在身边,那么孩子们就能够看到他努力和坚持的过程。”


“我希望能够成为她的偶像,帮她更好地理解运动的意义。学会在规则中赢,有尊严地输,这才是体育给孩子的最大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