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谈|参院选举为岸田赢来“黄金三年”,但坦途中仍伏隐忧

昨天(7月10日)是日本第26届参议院选举的投票日。今晨发表了开票结果,125个改选议席均已落花有主。


岸田文雄超额完成任务

日本每次重大的国政选举总是“几家欢乐几家愁”,这次也不例外。

在改选的125个议席中,自民党获得63席,超过改选议席(55席)8席,仅比2013年第23届参议院选举的压倒性胜利少了2席,大大超过2016年第24届选举的56席、2019年第25届选举的57席。加上非改选的56个议席,自民党在参议院总共有119席,居遥遥领先地位;日本维新会是另一个大赢家,获得12席,实现了比改选议席数翻番的大跃进,在参议院总共占到了21席;公明党获13席,比改选议席少了1席,总议席为27席;议席下降最多的是立宪民主党,只拿到17席,比改选前少了6席,在参议院的势力由45席跌至39席;日本共产党和国民民主党也分别掉了2席,在参议院各掌握11席和10席;社民党继续保持1个席位,由于在比例代表区得票率为2.4%,勉强保住了政党资格。

对诞生才9个月的岸田内阁而言,这场参议院选举堪称一次“期中考试”。岸田文雄毫无愧色地交出了一张靓丽的答卷。选前,日本连遭酷暑,电力不足,加上日元贬值、物价暴涨等负面因素,很多评论家认为岸田内阁能否打赢这场硬仗悬念不少。有鉴于此,岸田文雄将这次选举的胜负线定在自民党、公明党合计获得55席,加上非改选议席,继续保持参议院过半数席位,这是低调得不能再低的目标。

初步研判,这次自民党致胜因素主要有两条:
一是前首相安倍晋三在选前两天遇刺身亡,导致大量“同情票”流向自民党。尤其是在比例代表区,自民党比上届选举多了540万张票,在不支持任何政党的无党派群体中更是破天荒地拿到了26.0%的选票,超过人气甚高的日本维新会和上届“冠军”立宪民主党;
二是在决定参议院胜负关键的32个“一人区”,由于在野党阵营无法推举统一候选人,力量相互抵消,导致执政联盟以“28对4”的优势碾压在野党阵营。而在2016年、2019年那两次参议院选举中,在“一人区”推举统一候选人的在野党阵营分别拿到了11席和10席。

当地时间2022年7月10日,日本东京,日本首相兼自民党总裁岸田文雄在东京的自民党选举运营中心,为在选举中获胜的自民党候选人的名字佩戴了玫瑰花。视觉中国 图

“黄金三年”为岸田提供难得机遇

据统计,这次参议院选举的投票率为52.05%,比2019年的第25届参议院选举高出3个百分点。

安倍卸任首相后,日本已经经历了两次重要的国政选举,即2021年10月的第49届众议院选举和2022年7月的第26届参议院选举。这两次选举都是在岸田文雄任内打赢的,无疑对稳固他的执政基础非常有利。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岸田文雄可以在日本内外政策中更多地凸显自己的色彩。

首先,时间对他有利。这场参议院选举后,在2025年7月前日本不会再举行众参两院选举这样的国政选举,对执政者来说堪称难得的“黄金三年”。岸田可以心无旁骛地施展拳脚,从容施政,而不必为取悦选民千方百计地拼凑短期内能看得见的政绩。

其次,掣肘明显减弱。安倍遇刺身亡后,自民党最大派系“清和会”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清和会”内历来有安倍系和福田系两股势力角逐,安倍是唯一压得住阵脚的大佬。他遽然离世后,“清和会”内围绕会长继承人选的明争暗斗将渐趋白热化,很难在内外政策上对岸田形成有力掣肘。

第三,壮大主流阵营。岸田所在派系在自民党内排名第四,但他就任首相后热衷于同自民党第三大派系麻生派携手,实现所谓的“大宏池会”构想,他起用茂木敏充出任自民党干事长,有利于拉拢自民党第二派系茂木派。目前,“AKM”联盟已俨然成为自民党内的新主流派(A、K、M是麻生、岸田、茂木三人姓氏的第一个字母)。

其实,在参议院选举前夕,岸田就已表现出试图摆脱安倍操控的政治姿态。最明显的例证就是不顾安倍反对,毅然更迭了防卫省事务次官岛田和久。岛田曾任安倍的首相秘书达6年半之久,是防卫省内主张将防卫费提升到GDP 2%的最起劲的高官。岸田已透露他将在9月底前对内阁和自民党领导层人事进行大幅度调整。日媒普遍认为,在未来的政局运营中岸田色彩将越来越浓厚。


“日本丸”能否安渡险滩考验岸田领导能力

不过,岸田文雄眼下面临的内外难题可谓堆积如山。他把舵的“日本丸”能否安然驶过急流险滩尚在未定之天。主要有以下五大考验:


第一,如何让日本经济渡过难关。近半年来,日元急剧贬值,跌至2002年的水平,加上日本严重依赖进口的能源、食品价格暴涨,导致日本出现经济衰退和严重通胀同步的困难局面。岸田内阁要纠正安倍经济学的积弊、推行其招牌政策的新资本主义难度甚大。


第二,如何应对新一波新冠疫情。近期,日本新冠疫情再次出现大面积蔓延局面,日增感染者人数突破5万例,累计感染者总数已接近1000万人,死亡超过3万人。而且,这一波感染者相当高的比例是毒性和传染性更强的BA.5,日本现有的医疗体系疲于应对。


第三,如何把握修宪进程的节奏。目前,赞成修宪的自民党、公明党、日本维新会和国民民主党在参议院的议席(177席)已超过三分之二的门槛。但是,安倍遇刺身亡使得日本政坛失去推动修宪的核心人物,加上赞成修宪的各政党关注重点各各不同,短期内难以取得共识。岸田虽不愿意放弃继承安倍遗志的旗帜,如何把握节奏却很不容易。


第四,如何对日本外交进行微调。岸田上任9个月里,由于自民党党内以安倍为首的鹰派势力带节奏,施压力,日本在外交和安保领域加大对美一边倒步伐,改变了以往稳重、低调,注重在各方角逐中游刃有余,保持协调。日本与亚洲主要邻国中、俄、朝、韩的关系全面紧张。这种外交上的失衡、失控局面能否得到纠正,人们将拭目以待。


第五,如何维持自民党内派系平衡。安倍遽然离世固然让岸田可以放开手脚从容施政。但同时也让岸田失去了可以帮他压抑党内极端势力的“平衡器”和“压舱石”。“AKM”联盟试图主导内外施政,可能会将安倍派推到二阶派和菅义伟派等非主流派一边去,加大岸田文雄掌控自民党的难度。

(吴寄南,上海市日本学会名誉会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